噬血狂袭 十九卷 第二章

1.

从天而降的无数道闪光将夜空照亮,如同白昼。

 

那副光景与其说那是在打雷,倒不如说雷云本身降到了地面上。巨大的魔力互相撞击摩擦着大气,人工的地面像树叶般摇曳。

 

厚厚的柏油跑道如同巧克力一般轻易地碎裂了,海水被龙卷风卷起从在碎裂的地方喷涌而出。整个增设人工岛开始崩坏了。

 

「何等强大的魔力…」

 

浅葱抬头看着互相撞击的巨大眷兽们,呆呆地惊叹着。

 

周围的各种设施都在一个接一个地倒塌着,只有沿岸警备队基地的塑料板房还在勉强支撑着。

 

那都得多亏雪菜展开了结界,架着银枪的她直接将四处挥洒的魔力本身斩裂了。没有她的结界的话,浅葱他们所在的建筑肯定会直接被蒸发掉连痕迹都不剩。

 

但是这群眷兽散发出的魔力对于雪菜一个人来说还是过于庞大了。

 

而且她所展开的结界无法消除物理性影响,魔力的余波所产生的风暴和震动是无法阻挡的。

 

建筑的所有窗户玻璃都已经破碎,地板和墙壁开始发出了令人不安的震动声。天花板的接缝处在不断地扩大,发出了好像某种东西开裂般令人不快的响声。

 

「不好…快出去,这建筑要撑不住了!」

 

察觉到情况不对劲之后矢濑大喊道。

 

「讨厌!我受够了!救救我!古城君!古城君!」

 

凪沙吓得当场抱头坐着,对患有魔族恐惧症的她来说,在身旁有两只眷兽在打架这样光景已经足以让她陷入恐慌。

 

「凪沙!不要这样!赶紧站起来!」

 

矢濑强行把僵住的凪沙抱起来,把她从建筑里带出去。

 

就在那时他的背后有异常的声音响起。

 

支撑着建筑物的地基已经开始下陷,墙壁的一部分已经开始崩塌,看着瓦砾不停地从头顶上掉下,矢濑连悲鸣声都发不出呆站在原地。

 

矢濑的视野被蓝白色灵气发出的光辉所覆盖。让人联想到远古冰河的美丽结界在展开着,将倒塌中的建筑推了回去。

 

「叶濑小姐…你…!?」

 

「这是阿尔迪基亚王室的拟造圣盾吗!」

 

看着合掌祈祷着的夏音,浅葱和矢濑屏住了呼吸。

 

借助精灵的力量展开的防御结界“拟造圣盾”是阿尔迪基亚王室的最高机密,夏音并非被他人所教授,是通过我流完成了再现。

 

当然,比起拉·芙利亚王女使用的拟造圣盾来说 这个结界显得非常微弱而且不稳定。但也足以抵挡建筑的崩坏,作为暂时性的防御算是牢固的。

 

「真厉害…..」

 

宇垣打从心底佩服着她,不经意漏出了心声。在这魔力肆虐的风暴之中,夏音的灵力呈现出羽翼的形状,她祈祷的身姿简直就和人们心中所想象的圣女一样,连宇垣那样粗暴的混混巨魔也不得不对她心存敬畏。

 

「趁现在赶紧跑!浅葱,麻利点儿!」

 

「等等,叶濑小姐她还!」

 

在浅葱怒吼着回应时,夏音的身姿消失在她的眼前。从浅葱的头上掉下来的天花板覆盖住了浅葱的整个视野。

 

「叶濑小姐!?」

 

「不要!!」

 

凪沙的悲鸣的同时,浅葱站在不停下坠的瓦砾中。浅葱的全身都被蓝白色灵气的结界所保护着,没有那个结界的话浅葱也许已经死了吧。

 

「结界没有消失!叶濑酱她没事!」

 

矢濑的大声呼喊道。浅葱听到后便急忙从建筑里逃脱了出来。

 

几乎就在同时,保护浅葱的结界就消失了,背后响起了建筑倒塌的声音。可是,浅葱并没有回头看一眼的空闲,在她脚下有一条巨大的裂缝蔓延开来。

 

和第四真祖同等、且从未见过的眷兽已经消失了。

 

但是它们的冲突已经给增设人工岛的根基部分造成了致命的损伤。

 

地面就像在湖面上结的一层薄冰一样开始分裂,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上碎成了几片然后分散开去。失去浮力的一部分碎片已经开始沉进海里了。

 

不知道什么时候,矢濑和凪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浅葱和他们并不在一块儿碎片上,恐怕他们在其他碎片上漂流着吧。浅葱缩紧自己的身子试图寻找他们的身影。

 

她发现雪菜在一块将要沉没的人工岛碎片上。

 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使用了过多的灵力而筋疲力竭了,她现在倒在地上一动不动。就这么放着她不管的话肯定会随着这块碎片沉到海底。

 

「啊,真是的!」

 

浅葱不假思索地跑了过去。

 

浅葱所在的地方和那块碎片之间有着约2米长的裂痕,不越过这条裂痕的话是没办法到雪菜身边。而且着陆失败的话肯定会掉到海里。而且,那条裂痕还在慢慢地继续裂开,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。

 

「姬柊小姐!」

 

都没有办法好好助跑的情况下,浅葱还是勉勉强强跳过去了。

 

眼看雪菜要滑落到海里的危机时刻,浅葱抓住了雪菜的右手。

 

而接着在浅葱松一口气的瞬间,脚下响起了一阵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。原来是浅葱着地时的冲击使得支撑人工岛碎片的某个部件断掉了。(夜:试问女侠几…算了,会被打的)

 

「不…不是吧!?」

 

倾斜的的人工岛碎片直接倒成接近垂直的状态,无计可施的浅葱抱着雪菜一块掉进了海里。

 

2

 

浮上波涛汹涌的海面,浅葱抱着雪菜大口喘息着。

 

也许是出于攻魔师的本能,雪菜就算是失去意识了,也紧握着银色的长枪没有放开。也因为这样,想要抱着她游泳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浅葱只是支撑着雪菜不让她溺水就已经用尽全力了。

 

【到底该怎么办啦,真的是!】

 

浅葱忍不住大声抱怨了起来。

 

幸运的是,因为眷兽们的冲突而引起的暴风终于开始减弱了。海面的波浪也还算是可以应付。可麻烦的是,被破坏了的人工岛的碎片开始一个个下沉,如果被卷进了下沉引起的水流,现在的浅葱她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
 

【咯咯…看起来相当困扰啊,大小姐】

 

在随波沉浮的浅葱耳边,响起了有点嘲讽感觉的合成音。

 

这个声音来自于浅葱左手腕上带着的手表,这是一块和智慧机联机的智慧手表。对着这个莫名有些怀念的声音,浅葱诧异的同时发出了怒吼。

 

【摩古歪!?你为什么……!?】

 

【这个等会再聊,你那边现在情况很紧急吧?】

 

作为浅葱搭档的人工智能,用作弄的语气提醒了她。将嘴里的海水吐出来之后,浅葱皱着眉点头同意了。

 

【是啊,得先想办法解决现在的状况才行】

 

要抱着雪菜游泳的话,就没有去拿手机的空闲。浅葱触碰着智能手表的屏幕,将安装的自制程式开启。

 

浅葱无法使用魔术。但是唯一的例外,就是被称作“圣歼”的禁术。

 

不,准确来说,“圣歼”连禁术都不是。这是将维持这个世界运行的“神造程序”直接改写的,极致的违法改造行为(外挂)。

 

只要利用作为“圣歼”的祭坛而设计、被称之“弦神岛”的这个处理装置,浅葱就能实现这种改变世界。

 

使用被称为“该隐的巫女”这种超规格的能力,将“神造程序”——也就是现实本身改写。

 

不过,即使以浅葱的能力,想要随时随意控制“圣歼”也是非常困难的事。现在别说计算机,连智能机都不能用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了。

 

虽说如此,倒也不是什么都做不到。浅葱在智慧手表上启动的,是预先通过程序完成的定型术式。虽然不能进行细微的操作,但是如果只是将指定的对象全部变换的话,这就是只需要一次点击就能完成的凶物。(夜:这玩意儿的真面目这么凶狠的嘛)

 

【如果早知道会出这种事,把程序写的更认真点就好了…】

 

被“圣歼”特有的红色粒子包住同时,浅葱发出了些许悔恨的叹息。

 

红色的粒子扩散开来,浅葱周围的海水也开始发出了光芒。

 

原本泛着波涛的海面,像是慢放的影像一般,速度开始减缓下来。

 

随后便完全停止了。

 

但是,也不是被冻住了。仔细看着透明的海面的话,会发现像是有着弹性一般微微震荡着。

 

这个样子就像是淡红色的果冻一样。不对,不如说就是果冻了。

 

半径达到300米的草莓果冻——浅葱把自己周围的海水,全都变成了可食用的果冻。

 

这都是为了防止还没有醒过来的雪菜和浅葱自己,以及掉到海里的狼愚联合的臣民溺亡。因为手头上也没用什么其他能用的程序了。

 

【咯咯,说起来,做这个程序的时候,好像还一边闹着想吃水桶大小的果冻来着】(夜:你拿着这么牛逼的玩意儿就想吃果冻!?妹妹,你是多善良啊)

 

完成了禁咒发动的摩古歪发出愉快的笑声。

 

【没有选择布丁还真是做对了啊】

 

一边扒开变成果冻了的海水从里面爬出来,浅葱虚弱的说到

 

正因为是结实有弹力的果冻才能像这样再海面上站起来,如果是柔软的布丁的话应该就没这么方便了。搞不好还有可能会像陷进了无底沼泽一般沉下去,成为在布丁海中溺死,这种世上鲜有的丢人尸体这种可能。

 

像是沉重的金属、混凝土会沉没到果冻的底部,但是比重较轻的人体的话还不会沉下去。至少不会有溺死的担心,解决了眼前的危机。

 

【虽说如此,但也只是果冻啊。天亮之后气温开始上升的话就会溶解的吧?赶紧逃走才是为自己好哦,大小姐】

 

【就算你不说也会这么做啦。姬柊桑这么轻真是太好了】

 

浅葱背起失去意识的姬柊站起来之后,慢慢确认着周围的情况。

 

在右边的,是被破坏之后将近只剩一半的增设人工岛的残骸。左边则能看到弦神岛本岛。浅葱她们所在的地方,正好是两者的中间。看来在落入海中挣扎的时候,已经被冲走了不少的距离。

 

在一瞬间的犹豫之后,浅葱向左侧的弦神岛迈出了步伐。

 

虽然也很在意古城和矢濑他们的情况,但是增设人工岛里面还有狼愚联合的残党在徘徊。现在应该优先确保雪菜的安全才对。

 

【就这样往前直走90米的话,有个被破坏的联络桥。只要通过它爬上去的话,应该就能进入人工岛南地区了哦】

 

摩古歪先给浅葱提出了建议,也就是说他利用了弦神岛的都市管理系统,将周围的景象和浅葱的位置信息都掌握了。看来就算是被终焉教团占领了,都市管理系统的机能似乎也没有被停止。

 

【基树他们没事吗?】

 

【很遗憾,现在的我可没有办法确认】

 

摩古歪冷淡的回答到

 

浅葱烦躁的盯着智慧手表上小小的画面、

 

【你啊,到现在都去干嘛了啊!?没事的话就赶紧联络一下啊!】

 

【很遗憾,这要求我可真做不到】

 

【为什么!?】

 

【因为领地啊】

 

【哈…?】

 

【现在的弦神岛本岛,全部被分割成了81个领地。各个领地,都被各自的领主实质性支配着——倒不如说,有着领地支配权的家伙才被叫做领主,这样才对】

 

【……怎么回事?领地的支配权是什么?】

 

对于摩古歪唐突的解说,浅葱感到很困惑。

 

粗糙玩偶造型的虚拟形象愉悦的笑着回答到

 

【所以说,就是支配领地的权利哦。对了,用大小姐容易理解的话来解释的话,就是将弦神岛的城市管理系统独占控制的权利这样来理解就行了。电、燃气、自来水、监视摄像头以及无线通信,全部都包含在内。只是将之分为了1/81而已】

 

【把城市管理系统分割什么的也太扯了吧】

 

浅葱诧异的提出了反驳,但是摩古歪却不解的歪着头。

 

【是吗?】

 

【当然啦,又不是什么饼干。城市管理系统分成两块了的话,系统内的资源容量又不可能变成两倍。如果那个领地使用了多余的水和电力的话,肯定就会有其他领地发生欠缺】

 

【所以啊,不够的部分就从别的地方夺取过来不就好了么】

 

像是以浅葱的反应取乐一般,摩古歪淡然的说着。

 

【哈?开什么玩笑啊,这样简直不就是——】

 

【像战争一样,对吧?】

 

【…原来如此,这就是领主战争的运行机制啊】

 

浅葱咬着嘴唇露出了不甘的表情

 

领主候补们并不只是单纯的像游戏那样的感觉在扩张阵地。他们在相互争夺弦神岛的城市管理系统内的资源——也就是生活所必须的物资。

 

【顺带一提,领主可以独占城市管理系统——也就是说,对于违抗领主的臣民,将不会被分配水和食物。如果不想变成这样,就只能选择接受领主的支配,又或者打倒讨厌的领主,自己成为领主。】

 

摩古歪突然用认真的语气说到。浅葱半眯着眼盯着这样的搭档、

 

【不管怎样,就是想让弦神岛的居民间相互争斗吧。还真是干了一件够刺激的事啊。那么,为什么这事会让你来实施运行呢?】

 

【喂喂,大小姐。我的本体只是台微不足道的计算机哦?被系统管理者命令了的话,就只能乖乖执行吧?】

 

【那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之后,你还不要脸地跑出来啊?】

 

【狼愚联合的boss被打败了,这个领地的领主位置就空出来了。所以我才能暂时自由行动。虽然只有1/81就是了】

 

【也就是说我能用的“圣歼”的威力也只有原来的1/81了么】

 

浅葱不高兴的扬起了一边眉头,轻轻踢了一下脚下的海面。

 

果冻化了的海洋,只有增建人工岛南侧的海域而已。像是被看不见的墙壁挡住了一般,果冻海蔓延的前方,“圣歼”的效果就消失了。如果不使用联络桥的话,就无法进入弦神岛本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

恐怕那个看不见的墙壁,就是领地的境界线了吧。只要跨过了境界, 就会再次中断和摩古歪的联络,这种情况下将会再次无法使用“圣歼”的力量。

 

【等一下。那么,如果有人把八十一个领地全部支配了的话会怎么样?】

 

【那个家伙会变成弦神岛新的支配者吧。当然,如果大小姐的伙伴中的那个谁能掌握住全部领地的话,这个领主争夺战瞬间就会结束了哦】

 

【前提是“吸血王”能说话算数呢】

 

【说的也是】

 

对于浅葱满是猜疑的话,摩古歪也没有否定

 

领主争夺战的规则,是“吸血王”和终焉教团单方面决定的。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在最后关头推翻这个规则。

 

但是现在浅葱他们也只能先利用这个规则了。现在才来对不利条件抱怨,情况也不会有所改变。这是在压倒性的不利条件下开始的游戏。

 

【然后呢,所谓领主,是怎么样决定下来的?】

 

【和领地内的臣民缔结契约最多的魔族就是领主了】

 

【契约…就像是那个魔法阵一样的东西吗?】

 

浅葱想起了宇垣的手下们被刻印的咒纹。那个东西的发动原理,对于不是魔术师的浅葱来说,实在是有点难以理解。

 

【也不是说得一个个去给人盖章,只要这个领地的臣民,认同了某个人是自己的代表,就完成了契约】

 

摩古歪随意的回答到

 

而浅葱认真的再次问道

 

【——如果在同一个领地里有多个领主候补了的话会怎么样?】

 

【领主候补间相互战斗,胜者继承对方的臣民】

 

【原来如此……就和宇垣说的一样呢】

 

浅葱发出了疲惫的叹息

 

让领主候补们相互斗争夺取臣民。这样的话,获胜留下来的领主候补就能快速的增加臣民的数量。

 

臣民的数量增加了的话,领主的魔力也会增加,被战斗波及产生的被害和牺牲也会更大吧。这就是将弦神岛的全部居民卷进来的战争。

 

但是—摩古歪继续自顾自的继续说明

 

【如果想要成为领主,就必须要让臣民们对候补者有相关了解,嘛,最少也要知道长相和名字。】

 

【这…什么道理啊…】

 

浅葱忽然打了一个寒颤,停下了脚步

 

如果臣民要选择自己的领主,就必须要知道候补者的名字的长相。

 

虽然不是什么奇怪的条件,作为魔术来说是理所当然的限制条件

 

但是如果这样,就会出现一个矛盾。只要还隐藏着自己的真实身份,晓古城就没有办法成为领主。古城能结束这个领主战争的方法只有一个——自己打出真正的第四真祖的名号,成为弦神岛的真正领主。

 

领主争夺战的所有规则,是不是都是为了将晓古城的存在,暴露到表面的舞台上呢——?

 

像要抛开这种胡闹的猜测一般,浅葱猛的摇了摇头。

 

突然,智慧表上摩古歪的映射出现了干扰

 

【抱歉呐,大小姐。我能帮你的地方,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。】

 

【哈?为什么?】

 

浅葱瞪着摩古歪回问到。前方还有一段距离的果冻化海面,这里应该还是能和摩古歪通讯的地区。

 

但是粗糙玩偶造型的电子形象却不负责的摇了摇头。

 

【因为增建人工岛被完全破坏了啊。这里的领地将被废弃掉,其他地区将会继承领地编号。所以,要和大小姐暂时分别了…还请…再会…之前…健康的别…了哟】

 

浅葱还执拗地向智能手表呼叫着,

但是屏幕上显示的,却只有无情的通讯区域外的提示信息。

 

但是,也没有在这里害怕的余裕了。

 

摩古歪消失的同时,果冻化的海面开始产生了巨大的裂纹。

 

【呃……!?】

 

巨大的果冻海开始裂开,注意到了这件事的浅葱脸色开始发青。

 

并不是浅葱所使用的“圣歼”的效果结束了,“圣歼”是将世界本身进行改写的禁术。已经被变化的物体并不会被自动的修复。

 

但是变化结束了之后,这个物体就会受到通常的物理法则影响。气温上升了的话,果冻就会溶解,也会变的更容易被撕裂。

 

然后浮在海面上的巨大果冻,受到波浪影响也会随时间崩坏。这就是现在发生在浅葱面前的现象。

 

摩古歪在的话,只需要再一次使用“圣歼”就可以进行修复了,但是他现在已经消失了。现在的浅葱能做的,只有背着雪菜,尽快跑到目的地的联络桥而已。

 

在浮在水面上的果冻这种最差的场地,浅葱一边留着汗水一边拼命的奔跑着。

 

在途中摔的四脚朝天,最后把雪菜的长枪当做拐杖使用,攀登上摇摇晃晃的果冻斜面。也无暇顾及什么形象,原本应该很轻的雪菜的体重,也开始让肩膀感到沉重了。还真是非常遭罪的惩罚游戏。

 

最后浅葱跳过损毁严重的联络桥后,半摔倒在了地面上。由于倾斜的桥的另一端沉下了海面,因此走起来就像是登山一样。

 

随后浅葱便脱力摔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

幸好桥面上有水,让倒下去的时候受到的伤害并没有那么重。对于已经习惯了弹弹的果冻的身体来说,坚硬的水泥路面给人的感觉相当舒服。

 

【哈…哈…总算是赶上了…还以为这次是…真的…死定了…】

 

浅葱一边看着破碎的果冻海面随波浪流动,一边大口喘着气

 

如果抵达联络桥的时间再稍微迟一点的话,就会再次落入海中了吧。现在这种体力消耗殆尽的情况下,应该也没办法再抱着雪菜游泳了。真的是勉勉强强的赶上了。

 

将睡着的雪菜和她的长枪安置在路面上之后,浅葱就那样趴下去了。

 

全身都是散发出草莓味的果冻碎屑。头发和衣服也是散乱不堪,一幅不能见人的样子。

 

明明雪菜也是一样的,但是在她身上,即使是这么不堪也仍然会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。这也真是太不公平了,浅葱在心里不自觉地抱怨着。

 

但是雪菜现在全身冰凉,脸上也还是没有血气的样子。大概是因为使用了超过极限的灵力吧。凭一己之力抵御了两只真祖级别的眷兽的魔力,会变成这样也是当然的。

 

好不容易让她的呼吸平稳下来了,但是就这样将她放着不管也让人非常的不安。

 

必须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把她送过去才行。浅葱摇摇晃晃的强撑起疲累的身体。

 

就在这时,感觉到了附近有人的气息。

 

【——啧!?】

 

一股令人不安的不详的气息让浅葱反射般的回过头去。

 

一个包裹着纯白长袍的人影从幽暗中缓缓现身。

 

人影的头部带着一个骷髅头样式的不详面具,从面具下传出了声音。

 

【蓝羽浅葱…该隐的巫女…】

 

【终焉教团…】

恐惧驱使着浅葱的本能,她无意识的做出了防御的动作。

 

右手触碰到口袋中的智能手机,防水设计的智能手机即使被水淹没了,也毫无故障的正常运转着。但是,和摩古歪的联络依旧是被切断的。无法启动“圣歼”的现在,浅葱也只是个和看起来一样无力的女子高中生而已。

 

但是终焉教团的使徒却对这样的浅葱露毫不留情的出了敌意。这股魔力强烈的,就算是没有灵力的浅葱也能感觉到。

 

【对于我们的计划来说,你是危险的存在…所以…】

 

【开…开什么玩笑…】

 

像是抵挡不住这股魔力的吹拂,浅葱退后了一步。

 

而那只左脚的脚腕,被一种蠕软的东西卷了起来。而那却是闪烁着反光的黑色触手。

 

从白色的长袍下吐出的黑色触手,一根根向浅葱伸了过去。这些触手正将浅葱拖向了长袍的内侧。

 

【呜哇、好恶心…!等下…不要…别过来啊!】

 

浅葱一边瘫坐在地上,一边拼命的踢蹬着触手。但那也只是毫无意义的抵抗,瞬间双脚就被抓住,浅葱也就无法动弹了。

 

对方将白袍的下摆提起,在哪之中只有无尽的漆暗而已。

 

那恐怕是用于空间转移的“门”吧,从那里出现的触手们,再次向“门”的另一边褪去。当然,还抓着浅葱的双脚。

 

【唔…】

 

终焉教团的使徒发出了些许不快的声音。

 

银色的闪光如同雷电般驰走,那些把浅葱拖向“门”的触手群都被锐利的刀刃所切断,四处飞散开去。

 

以像是不受重力束缚的轻便动作,小巧的少女降落在了浅葱的眼前。

 

她所握着的,正是有着通体金属光泽的长枪。

 

【姬柊同学!?】

 

【蓝羽学姐,先前抱歉了,现在已经没事了】

 

雪菜将枪尖指向了终焉教团的使徒。

 

但是她的脸色依旧还是苍白的,应该还没有完全的理解状况才对。

 

也许是被触手使的魔力所刺激,才刚刚清醒过来吧。应该远不如原本的身体状况才对。

 

【姬柊…雪菜!】

 

触手使对着雪菜叫喊到。不详的魔力更加膨胀起来,数不清的触手群向着雪菜袭去。

 

【——狻猊之神子暨高神剑巫于此祈求】

 

雪菜没有为了避开触手而跑动。

 

而是为了将仅有的灵力收束提纯一般,架着枪编织出了咒文。银色的长枪发出了青白色的微光,被清净气息包裹着。

 

【破魔的曙光、雪霞的神狼、速以刚之神威助吾伐灭恶神百鬼!】

 

雪菜踢着地面急速奔驰起来。

被缠绕着她的神格震动波结界所阻拦,召唤出来的触手都被一个个弹飞。

 

像是感到了恐惧而畏缩一般,触手使后仰起身体,像是溶解在虚空中一般消失了,这是通过空间控制魔术实现的瞬间移动。

 

但是,比起触手使完全消失的速度,雪菜的攻击来的更快一些。由于“雪霞狼”将魔力完全无效的能力,空间转移用的“门”被破坏,只在短短数米之外的地方,触手使的身影就再次显现了。

 

发出了瓷器破裂般清脆的声音之后,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触手使的脚下。雪菜的长枪将纯白的长跑切裂,也将长袍内的面具一切为二了。

 

【你是…!?】

 

雪菜的声音震惊的同时又带着些颤抖。

 

【女孩子…!?】

 

浅葱呆呆的睁大的眼睛。

 

终焉教团的使徒,触手使,她的素颜却是年若的少女。

 

是个有着漆黑头发和雪白肌肤,以及红瞳的美丽少女

 

【被看到了么…我这年幼的姿态…】

 

她像是遮羞一般,单手盖住了脸,从指间的缝隙瞪着雪菜她们。

 

下个瞬间,“门”再次发动,这一次她融入黑暗中完全消失了。

 

【得救了…吗?】

 

浅葱就这样在地上瘫坐着,虚弱的问到。

 

衣服上到处都是都是切口,手脚上也有着摩擦出的伤痕。但是只是以这种程度就渡过了危机,简直是让人无法相信的幸运。这个情况下就算是被杀了也不奇怪。

 

【蓝羽学姐,现在这个情况,究竟是…?】

 

将防备的长枪放下的雪菜,露出不安的表情问到

 

因为一直没有恢复意识的原因,她应该连自己在哪里都不是很清楚。

 

【是啊,该从哪里开始说呢……】

 

浅葱摇晃着站了起来。

 

虽然总算是跨过了终焉教团袭击的危机,但是什么事情都还没有结束。就算是在此刻,弦神岛上的某处也在继续着领主争夺战。走散了的古城他们的情况也很让人在意。早一刻也好,现在必须尽快将从摩古歪那里得到的信息分享给雪菜,思考对策才行。

 

【但是,在那之前想要先去洗个澡啊,全身都是果冻黏黏的…真是太难受了】

 

浅葱露出疲累的笑容说着。

 

在那有点脏的侧脸上,被开始明亮的天空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。夜晚正好将要迎接白昼了。

 

内容投诉